1364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堂堂的秦家大小姐竟然租一室一厅的房子,说出去谁会相信,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她真的是囊中羞涩了,并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。

   这里距离昭阳会所挺远的,我刚想说自己睡客厅,看到客厅只有两个单人沙发就噎回去了。

   秦岚冲了杯解酒茶给我,我当时口干就一股脑喝完,然后走到门口换鞋。

   “干嘛去?”秦岚捧着茶水杯,一脸不解地望着我。

   “回去。”

   “就在这边睡吧,现在这么晚,估计这一片连车都没有。”

   我指了指客厅的单人沙发,问她怎么睡?

   秦岚说打地铺不就得了,说我要是娇贵,可以把床让出来,她打地铺。

   我寻思她说的也对,万一出去打到车还得回来,就说:“还是我打地铺吧。”

   本来以为秦岚会铺在客厅,却没想到她直接铺到了卧室里,卧室不大,衣柜到床的之间的距离,刚好只有一张单人床的宽度。

   我就问她,为什么不把地铺打到客厅,客厅多宽敞,省的屋里挤。

   青春活力热裤小美女 运动场写真

   秦岚说客厅的地板凉,睡一晚估计得睡出毛病,就让我睡屋里,挤归挤,总好过落下病根的好。

   就这样,秦岚睡她的小号双人床,我睡地铺,由于都喝了酒,几乎没怎么聊就休息了。

   夜里憋的实在难受,我就起来上了个厕所,等回来晕晕乎乎地也忘记自己是睡地铺的,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。

   这一觉直接到天明,秦岚率先醒来,还没揉眼睛呢就察觉出不太对劲,微微抬起头,见罩罩缝隙间插着几根泛黄的手指,那明显不是自己的,睁大眼睛侧过头,见我挨着她睡的正香,将那几根手指扒拉出去,刚要动弹便发现腿也被我缠住,先是一阵不好的预感,跟着她蹭地坐起身,直到确定自己没失身才着着实实松了口气。

   不待她多松懈几分,客厅就传来敲门声,而且还是紧锣密鼓的敲门声,光听动静她就知道是谁来了,紧张之余一巴掌拍醒我。

   我迷迷糊糊就挨了打,坐起来郁闷地要喊,秦岚直接伸手捂着我的嘴,做个“嘘”的手势,小声提醒道:“我妈来了!”

   提醒完见我没反应,她也愣住了,还以为我一点都不怕,结果发现我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她胸前,而且最重要的是,罩罩的带不知何时开了,她竟然一点都没察觉。

   秦岚快气晕了,尤其看到我那种眼神,当真恨不得一巴掌扇过来,但不待她有所反应,外面就开始喊岚岚二字。

   这回我也听到了,拿开秦岚的手低声问:“谁啊?”

   “我妈!”

   “……”我直接跳下床,急的满地乱窜,“该藏哪儿呢?”

   秦岚将带子系好,看到这一幕脸耷拉下来,“真没用!”从刚刚那一幕里,她真的看不到任何担当,不禁又是一阵失落,她本以为我和别人不一样,没想到也没差哪儿去,毕竟除了最后一步剩下的都做了,说心里不难受才是假的。

   看到秦岚的眼神,我突然没力气折腾了,愣愣地站在原地,也看懂她的意思,但真的不是我个人怕受连累,我怕的是坏了她的名声,毕竟她现在到底是不是单身尚且不清楚,想罢我就披件衣服去开门。

   “干嘛去?”

   秦岚见我不停下赶忙追出来,在客厅门口拦着我,她要是再晚一步门就开了。

   “不能开!”秦岚低声说着,眼里再没有之前那种淡漠,她也知道是自己误解了,“就当姐刚刚是在撒癔症,但现在必须躲起来,不然真的说不清楚!”

   秦岚拽着将我推倒卧室的衣柜里,把地铺卷起一并塞进来,然后把衣服全推过来挡着我,这才合上柜门。

   Hr_~

   “岚岚。”

   “来了。”秦岚拿捏出慵懒的语气,然后走出卧室去开门。

   我敢发誓,这绝对是自己心神动荡最激烈的一次,不仅是因为我和秦岚这种半偷情的快感,还有挂在面前的那些衣服,各式各样的套装、内衣,再伴着那幽幽香气。

   “岚岚,不会是不要妈了吧,敲了这么久硬装没听见?”

   “刚刚在洗澡,不是故意让妈妈久等的!”

   说话间,秦母和秦岚已经进了卧室,并先后坐到床上。

   顺着柜门的缝隙,我看到了那个雍容的中年妇女,是秦岚的母亲不错,我在订婚宴上看见过她。

   秦岚披着浴袍,嗲嗲地依到秦母身上,“妈,怎么突然间想起来看我了呢?”

   “笑话,和爸断绝父女关系,又不是和妈断绝母女关系,妈怎么就不能来看看女儿?”

   听了秦母的话我很是震惊,秦岚竟然要和父亲断绝关系,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我竖着耳朵凝神细听,想对这些有个更多的了解。

   “妈真好!”

   “我也觉得爸这回做得不对!这分明就是那个姓陈的算计咱们陈家,爸但凡不糊涂就应该看得出来,可他偏偏把火撒到身上,太不应该,这几天妈妈一直在说他,爸也反思过,也有悔改的意思……”

   “妈,说这些干什么?”

   肯定是让她回去,这连我都听得出来。

   “看要不要跟妈妈回家?”

   “还是不要了。”

   “这孩子……”

   “妈,我真的不想聊这些,拜托不要逼我。”

   “好好好,不聊。”秦母从包里取出一张卡,“这张信用卡是妈妈的名字,拿着!”

   秦岚没接,“我说了,不会再要家里一分钱。”

   “可这是妈妈的卡。”

   “都一样!”

   “这孩子能不能不倔?”

   “妈,淑贞已经帮我安排好了,我马上就能找到新的工作,不用担心我的。”

   “就这手脚和性格,妈怎么能不担心?”

   “那我也不能要。”

   “不要也罢,总之借淑贞多少钱,妈都替还!”

   “妈别这样,我都三十岁的人了。”

   “就算是八十岁,一样是我女儿!”

   秦母到客厅接电话,不一会儿回来手里还拎个扫帚。

   “妈就放下吧,待会儿我来收拾。”

   “收什么收,给我站好!”秦母倒拿扫帚,指着秦岚的鼻子吼道。

   秦岚没吱声绷着脸站起来,这一幕看得我直冒冷汗,猜测不会是秦母发现了什么吧?

   秦母又用扫帚柄指了指秦岚,“我问,刚刚真是在洗澡?”

   “在洗。”

   “我咋就不信呢!”秦母说着上前一步,当即扯开秦岚的浴袍,“穿着衣服洗澡?”

   “开门前穿的。”

   “那头发为啥没湿?”

   “刚,刚要洗。”

   “瞧瞧,都快语无伦次了,要编也编新鲜点。”

   “我没编。”

   “那门口怎么会有男人的鞋?”要不是接电话,她还真就差点漏过这个细节。

   “……”秦岚慌恐地捂着嘴,她刚刚又是塞人又是塞被子的,结果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环。

   “说,是不留男人过夜了?”

   “没有。”

   “还没有呢,饭盒大的房子开个门需要十分钟吗,人藏哪儿了,给我揪出来!”

   “哪有人,真没……”

   秦岚的话音戛然而止,因为秦母的扫帚柄已经抽在她身上,而且还扬着手,估计不说实话还要打。

   看到这一幕,我再也忍不住直接走出衣柜,秦母一看真有人,扫帚直接往我身上招呼,秦岚顾不上愣神,赶忙将妈妈拦开,“真不是想的那样?”

   “那又是哪样?”

   “他,他睡的是地铺!”秦岚说着把昨晚的地铺揪出来,“不信看。”

   秦母疑惑地瞪着我,问真是这样吗,我见她那么彪悍,赶忙点了点头。

   其实,如果我要是能早些了解秦母的性格,就一定不会往衣柜里藏,应该直接藏阳台外面,因为秦母本就是个捉奸高手,年轻的时候抓的秦父藏都没地儿藏,当然这也是我后来听小姨讲的,要是早知道,就不会被逮着了。

   秦母再次用扫帚柄指着秦岚,“我平时怎么教的,女人要懂得自重,别拿感情挫折说事,往自己身上找找原因。”

   秦岚最不喜欢别个把事情夸大了说,就反驳:“这跟自重没关系!”

   “是不找抽?”

   秦母说着又要挥扫帚,这次我直接挡在秦岚身前。

   秦母的动作僵住,指着我:“是不当我不敢抽?”

   “妈。”秦岚吼了一声,“就不能听人把话讲完吗?”

   这一声不光吼住秦母,就连我都吓一跳,还以为她们母女要干仗。

   秦母缓缓放下扫帚,“说。”

   “我们昨天是喝酒喝晚了,这边打不着车才留他打地铺,妈,能让的朋友露宿街头吗?”

   “少拿道德来绑架我,怎么证明俩没事?”

   秦岚有些无语:“就直说想怎么证明吧?”

   “跟我来。”

   秦母带着秦岚去了卫生间,不说用是要脱衣查看。

   这是我溜掉的最好机会,只不过我没那么做,怕自己一溜,秦岚一个人更说不清楚。

   不时母女两个从卫生间里出来,秦岚脸色微红,秦母倒没什么,毕竟也是上了年纪的过来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