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3_a2054

   丢下一句话,六爷离开了。

   宁晔品味着六爷那句满是威胁的话,看着时安道,“你说,我要将六爷刚说的话如实转告给宁脩吗?”

   时安听了,想了一下,低声道,“或许不用大少爷您说,侯爷他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 六爷说抢亲,侯爷既然知道。那么,这句话侯爷定然也会知晓。

   六爷的言行,一举一动应该都在侯爷的耳目之下。

   宁晔听了,点点头,“你说的不错,既然瞒不住,那我还是如实的告诉宁脩比较好。”

   时安:这个,还有必要亲自去说吗?

   或是看出了时安的疑惑不明,宁晔不紧不慢道,“因为想亲眼看看宁脩听到这些话时的表情。”

   时安:……

   有时候感觉大少爷和侯爷兄弟情深,有的时候又觉得他们兄弟随时都可能反目成仇。

   哎!只能说大少爷与侯爷两兄弟之间的相处之道,时安至今看不懂。所以,时常疑神疑鬼,猜测着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自相残杀。

   这边,六爷刚走出侯府,就遇到了浑身酒气的宁坤。

   女闺蜜互秀俏臀

   “咦,六爷爷?!这么晚上了,您这是要去哪儿呀?念经吗?”宁坤带着几分醉意问道。

   “别叫六爷爷,叫六爷。”

   六爷身后的青石,听了,抬头看了看六爷,又低下头去。

   看来六爷爷以后只有一个能叫了。

   在苏言不知道的时候,六爷爷成了她的专属,专属的称呼……专属的人!

   宁坤不明所以,只是听六爷这么说,心里疑惑也没多问,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,反正无论是六爷爷,还是六爷,他都是爷,没啥好纠结的,让叫啥就叫啥。

   “六爷,你这是去哪儿呀?”

   “去诵经。”

   过去诵经是为跳出世俗。现在诵经,是为坠入红尘!

   “六爷您真厉害。”宁坤对六爷的佩服是由衷的,真心的。

   一个男子,在风华正茂的年岁,竟能定住心神与佛经为伴,宁坤佩服也不能理解。

   佛经哪里有美人赏心悦目,娇俏可爱。

   若是让他日夜与佛经为伴,宁坤宁愿死。哎,在这一点上他应该是随了他大壮爹了。

   他爹是又俗又笨。而他,幸而只像了一个俗字,不然这会儿说不定也在普渡寺与他作伴。

   父子两两对望把经念。想到那画面,宁坤酒都醒了一半儿。

   见宁坤一脸敬畏的看着他,六爷淡淡道,“醉了就去歇着吧,别堵在门口晃荡,有损侯府的形象。”

   青石:论损害侯府形象,三少爷可差六爷太远了。

   三少爷只是喝醉了在侯府门口晃荡,而六爷则不然,他清醒着还总是想着去自己孙媳妇儿跟前晃荡。

   但就算是这样,六爷训起三少爷来也是理直气壮,底气十足的,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比三少爷更过分。

   所以,很多时候青石真的觉得六爷也是相当厚脸皮的。

   “孙儿遵命。”宁坤不知六爷的不轨之心,所以依然恭敬有加,说完,看着六爷道,“六爷,孙儿有一个问题想问六爷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宁坤正色道,“六爷,您把大哥的媳妇儿带走了,把二哥的姨娘带走了,为什么没把孙儿的内人,妾室也带走呢?难道她们连诵经的资格都没有吗?还是说,因为我不如大哥二哥聪明,有能耐。所以,六爷你也瞧不上我这房的人呢?”

   宁坤觉得六爷偏心,略带不平和忧伤的问道。

   青石:竟然比这个?三少爷为什么不跟大少爷和侯爷比比能耐呢?

   宁坤:他有自知之明,比能耐比不过,所以才比这个的。

   六爷眉头微皱。

   青石:三少爷你应该庆幸呀!若是六爷真的把你的姨娘也带走了。那,你的内人可就危险了呀!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你的六奶奶。

   只是这些宁坤不知,所以继续执着的问道,“六爷,能告诉孙儿这是为什么吗?”

   六爷:“因为的内人许氏温婉可人,秀外慧中!你的妾室聪明伶俐,贤良淑德,她们都不需要诵经,已是心怀慈悲。”说完,六爷走人。

   宁坤:……

   六爷刚才是将他的内人和妾室都给夸了一遍吧。可是,为什么他却感觉被明褒暗贬的挤兑了一番呢?

   望着六爷离去的背影,宁坤眸色幽幽,带着一丝幽怨和迷惑,呢喃道,“不是说向佛之人不打妄语吗?”

   可六爷咋就睁眼说瞎话呢!

   只是,有的时候说点瞎话,比说实话好听。比如……

   “宁脩,我想吐!”

   早上睁开眼,新媳妇儿对自己说的就是这一句,

   宁侯顶着一张睡眼惺忪的脸,不想说话。

   “恶……”

   听到这呕吐声,宁侯:睡意全消,清醒了。

   “娘!”呆呆听到动静,腾的从床上跳了起来,拿痰盂,拿棉巾,倒水。动作迅速,简直是一气呵成。

   儿子是孝顺的,媳妇儿肚子是争气的。也许,他也是有福的。

   “娘,你怎么样?好些了吗?”看苏言不吐了,呆呆忙问道。

   “嗯,好多了。”苏言漱一口水,吐掉,转头看向宁脩,“相公,我饿了。”

   宁侯:“本侯比你更饿。”

   苏言:这话不能细品。

   “起来梳洗!梳洗过来,去祖母那里吃。”说完,宁侯掀被下床,朝着洗浴间走去。

   去老夫人那边出,是为了陪老夫人吗?不,他或许只是想让老夫人陪着他一起看苏言害喜。

   站在浴桶前,看着干净又整洁的自己,宁侯一点没做人夫的感觉。

   ……

   “给祖母请安,祖母万福!”

   看着双双来给自己请安的苏言和宁脩,老夫人脸上满是笑意,“起来,起来。”

   老夫人说着,打量着眼前两人。

   看着面色红润的苏言,再看脸色不佳的宁脩,老夫人脸上笑容加深,挺好,挺好!

   看宁脩那脸色,总算是有点当爹的样儿了。

   “老夫人,饭摆好了,可以用饭了。”

   “好,好!”

   早餐很丰盛,酸的,辣的都有。

   宁脩坐在饭桌前,面无表情用着饭,一副谁欠他几万两银子的样子,看到老夫人胃口更好了。

   “言儿,来,你多吃点。”老夫人给苏言夹着菜,满是慈爱道。

   “好。”苏言夹起一个小包子,刚想去沾点醋,就看那放着醋的小碟子被宁侯给拿走了,转而盛了点辣椒放她跟前。

   “少吃酸的,多吃点辣的。”

   酸儿辣女,宁侯想通过饮食,强势决定胎儿的性别?

   他是不是太天真了?以为她多吃辣的就一定生闺女吗?

   这个宁侯不管,反正他就是看苏言吃酸的不顺眼。特别是经过昨夜之后,宁侯更加确定还是生个闺女比较好。

   闺女一定不会像儿子那样,爹娘的洞房花烛夜也在跟前晃悠。

   女儿脸皮薄,跟儿子必然不一样。

   看宁脩那样子,老夫人笑笑道,“真希望言儿生个跟你一样的闺女。”

   宁侯听了,点点头,“像我挺好,至少不吃亏。”

   闻言,苏言眼帘微动。随着低低笑了起来。

   苏言这一笑,宁侯猛然就想到他被她强过的事实,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。

   苏言轻咳一声,难掩笑意的看着宁侯,“我觉得还是像我比较好。”

   像她会强男人吗?

   宁侯不能同意。

   看宁侯脸色变来变去,老夫人但笑不语。

   一顿饭,除了宁侯,都吃的有滋有味的。

   吃完饭,宁侯既出门了,说是公务繁忙。

   苏言:看来她嫁了一个,一点都不贪恋美色,很有事业心的男人。

   此时,事业心很强的男人出门后,却是直奔李太医的府上。

   听到宁侯来了,刚从床上爬起来,连脸都还没洗的李太医,急忙迎了过去,“侯爷。”

   宁侯嗯一声,道,“本侯有事问你。”

   “是!侯爷您书房请。”

   李太医前面引着路,心里暗腹:侯爷这么大清早的过来,必然是有什么急事吧!是关于侯夫人如何保养身体,保住腹中胎儿的吧!

   李太医这样想着,心里琢磨着保胎的方子,走到书房,看着宁侯正欲开口,就听宁侯先来了一句……

   “凭着苏言的身体情况,大概什么时候能行房事。”

   李太医:……

   纨绔还是那个纨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