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0_a2050

谈话陷入僵局,两人四目相对,一时都不说话了。

方若宁见他这副模样,心里又开始担忧,万一惹恼他,把她软禁起来……

“凌霄,我们不要再为这件事吵架了好吗?我答应你,不去公司了,可以吗?”思忖片刻,她突然转变态度,又抓住男人的手,温柔地问。

霍凌霄盯着她,眸光带着审视,似乎在斟酌她话里的可信度。

“从明天开始,我就在家里,负责接送轩轩,他马上要放暑假了,我陪他去上那些训练课——直到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前,我都不会再去公司了,好吗?”她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,让霍凌霄更加狐疑,眼眸盯着她一眨不眨。

“如果我都退让到这一步了,你还是不能接——”

“希望你说到做到。”男人骤然打断她的声音,冷着脸撇开眸光,去拿放在桌上的手机。

方若宁松了一口气,等他转身过来,微微露出笑意:“那我们走吧,回家去。”

“我不回去了,直接去公司,我让保镖送你回去。”

“去公司?”她惊讶地瞪眼,“可你的伤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凌霄,医生说你的伤还需要——”方若宁还想再劝,可男人已经固执地朝外走去。

荷塘姑娘

霍凌霄坚持回公司了,派了两个人“护送”方若宁回家,只是送她离开之前,男人强势地没收了她的手机。

这几天,受霍凌霄车祸影响,本就处在风雨飘摇中的霍氏集团更是雪上加霜。霍凌霄的出现,无疑是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,顿时,公司上下又安定了些。

会议结束,各高管陆续离开会议室。

盖勒留在最后,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,他才起身走到主席位置上,笑了笑道:“霍总,你在这个位置上多坐坐吧,说不定明天……这里就该换人了。”

霍凌霄虽然吊着一条手臂,可丝毫不影响他倨傲高冷的气质。

闻言,男人薄唇不屑地勾起,眼神凉凉睨了对方一下,“多谢赵先生提醒,我会努力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坐着。”

“赵先生?”赵林朗挑眉,一副困惑的样子,“霍总在说谁?”

霍凌霄缓缓站起身,也是四平八稳的声音,“还能是谁?说实话,我的确很佩服你,干了那样伤天害理的事,还敢这么嚣张放肆,你真以为警方都是吃素的?”

“不懂霍总在说什么,我倒是听说,霍总跟霍太太感情出了问题,两人剧烈争吵才导致霍总出车祸,若不是车子性能不错,怕霍总现在人都……”这件事明明他就亲眼经历,可现在还要说什么“听说”,可见虚伪至极。

没等他说完,陈航忍不住提醒:“你说话注意点分寸!”

霍凌霄微微抬手,示意陈航不必计较,“有些人,也就只能干些趁人之危偷鸡摸狗的事,偏偏还自以为厉害,拿来人前炫耀得意,我们何必跟他一般见识?”

拖着受伤的腿脚慢慢走出一步,将要离开时,霍凌霄又微微侧目笑了笑:“不过多谢赵先生替霍某费心,我们夫妇二人已经合好了。”

话落,霍凌霄便带着陈航离开了会议室。

赵林朗停在原地,脑海里琢磨着那一句“我们夫妇二人已经合好了”,面带疑惑。

难道,若宁真得又跟他合好了?

这几天,不管他怎么打电话,发信息,若宁就是不肯与他联系——原来,是合好了?所以故意跟他保持距离?

男人眸光沉沉,闪着锋锐,走出会议室时,又拿出手机来。

然而,号码拨过去,却成了无法接通。

他顿时一惊,明白事情不妙。

回到办公室,他让肯尼去打听了下方若宁的情况,得到的消息是——方董助暂时停职,至于什么时候恢复职务,尚不清楚。

*

霍凌霄回到家已经很晚了,推门进来时,方若宁正在客厅地板上陪着儿子。

“爸爸。”霍昀轩抬头,礼貌地喊了声。

女人转头看去,视线划过那人,想说话,可是见他盯着儿子根本就无视自己,她只好停住。

见他跟儿子打了招呼后直接走向书房,方若宁想了想,跟儿子交待了句,也起身跟上去。

“你的脚怎么样啊?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多运动,应该以休息为主。”见男人在书桌后坐下,方若宁斟酌再三,低低开口。

“我没事。”男人眼眸不抬,淡淡回应。

两人间一时没了话说,她沉默了会儿,有点尴尬,又抬手虚虚一晃,“那个……你忙,我先出去了。”

她转身就走,快到门边时,背后又传来他的声音:“这是一支新手机,方便你跟我联系。”

她转头,见书桌上放着一个手机盒。

迟疑了下,她走上前,拿起盒子里的手机看了看,咬了咬唇,又看向他:“那个……我之前的手机,能不能暂时还给我?我上面有许多人的联系方式,需要转过来……”

“那个手机被我砸了。”

她有点恼,“你怎么这样呢?你若是怕他联系我,我换个手机号码就行了,他不知道号码自然没法跟我联系,你干嘛把我手机砸了?”

她想着那个手机还被李权装了跟踪器,必要时候能救她的,心里便焦虑懊恼。

霍凌霄抬头,盯着她,片刻后,淡淡吐出几个字:“心情不爽,想发泄下。”

“你——”女人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他没透露的是,手机被他没收后,一天进来数个陌生来电,他没接通也知道是谁打来的,情绪失控之下,只好让那只手机粉身碎骨,彻底安静了。

这几天,他已经连砸两个手机了,今天一并全都买了新的,情侣款,只是颜色不同而已。

不过,这些话他现在懒得说。

方若宁见他冷着脸不说话,气闷地站了会儿,拿了新手机转身出门。

回到卧室,她把手机功能熟悉之后,登录微信。

一天没在线,界面上满满的红色未读消息。

工作群那些她就暂时不管了,反正职务都被停了。见冯雪静给了很多留言,她连忙点开来看。

说起来忏愧,两人虽是闺蜜,可她却不记得冯雪静的号码,这会儿便只能发语音过去。

那边很快接通,冯雪静的声音急忙传来:“天啊!你总算有消息了?你这一天干嘛呢?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,我还以为你出事了,可想着你家霍总回来了,应该会保护好你——否则我都要报警了!”

等闺蜜话音落下,方若宁才无奈地道:“我被霍凌霄勒令赋闲在家,他还把我手机没收了,现在回来给了我一个新手机,我之前手机上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没了……”

“不会吧!这是要软禁你?”

“差不多吧……我也可以出门,不过两个保镖跟着我。”而且都是她不熟悉的面孔。

冯雪静吃惊不已,“看来他是真得生气了,那现在怎么办?你还怎么跟……跟赵林朗接触啊?”

“我这边不能过于主动,所以,只能靠你帮忙了。”

“我?”

“嗯。”方若宁看了看门口,担心霍凌霄回来,立刻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,又把水龙头的水开到最大……

霍凌霄深夜回到卧室时,视线所及之处,空荡荡了无一人。

冷峻的脸色登时黑沉,他皱眉沉默了会儿,想到什么,又转而走向儿子的卧室。

开门进去,果然,看到儿子的床上睡着原本该在主卧大床上的女人。

都说夫妻是床头吵架床尾和,可这女人却跟他闹分房!霍凌霄站在门口,思维拉扯着,犹豫是把她叫醒弄回主卧,还是由她在这里睡着。

放着之前,他肯定二话不说进去把人抱走了事,可偏偏他现在手脚都有伤,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——这女人,肯定也是吃准了他这一点,才故意闹别扭睡在儿子这边。

站在门口,眸光沉沉瞪着儿子身边的女人看了好一会儿,他才转身,重重地拍上了门,也不管会不会吵醒老婆孩子。

房间里重新昏暗下来,方若宁默默睁开眼睛,怔怔地不知想着什么,片刻后,脸颊在枕头上摩挲了下,找到更舒服的姿势,重新闭眼。

这一夜,主卧的霍先生辗转难眠……

*

方若宁突然失踪,对赵林朗来说也是一大“打击”,原本,他所有的心思都用来收购霍氏集团,可现在还要想办法对付霍凌霄,“营救”方若宁。

手机联系不上,他左思右想,最后想到了冯雪静。

堂堂冯家大小姐,想要找到她并不难。

快中午时,冯雪静的办公室被助理敲门推开。

“大小姐,有人给你送花哦!”助理小妹笑得很意味深长,手捧着鲜花走进来。

冯雪静吃了一惊,“给我送花?什么人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这里有卡片。”

“行,放下吧!”

助理把花放下,转身离开了。

冯雪静起身研究着那束花,微微蹙眉,花束的风格看着不像是追求者送的……

视线落定在那个小小信封上,她取下来拆开包装,打开扉页,果然,里面一行字:“中午十二点,百盛大厦楼顶餐厅见。”

虽然没有落款,可她眼眸一皱,突然明白过来。

除了赵林朗,不会有别人了。

昨天,若宁还跟她商量着对策,她还正愁不知道如何实施,没想到,赵林朗比她更按捺不住。

抬腕看了看时间,已经十一点了……

驱车赶到百盛大厦,乘电梯直达顶楼的高档西餐厅,她还没来得及跟大堂经理表明来意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上前来:“是冯大小姐吧?”

冯雪静看着他,“我是。”

“请冯大小姐跟我来。”

冯雪静跟上这人的步伐,到达一个靠窗位置的卡座。

餐厅里流淌着优雅动人的钢琴曲,穿梭的服务生全都训练有素,这家餐厅冯雪静听说过,只是从没来过,想不到赵林朗倒是挺会找地方。

“先生,冯大小姐来了。”

“嗯,你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冯雪静看着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鞠躬退下之后,她才朝前走了步,在赵林朗对面坐下,笑了笑调侃:“不错啊,你这派头十足的样子,还真是跟过去不一样了。也难怪,你要背叛若宁娶那么一个有钱富婆,的确,一下子就混成了人上人,身份尊贵,生活奢华,真是让人羡慕。”

赵林朗淡淡一笑,略带谦虚地道:“还好……像冯大小姐这种出身就含着金汤匙的人,怎么会理解贫穷给人带来的窘迫?”

“我是理解不了,一如——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权势财富会让一个人完全泯灭良心。”

她这话很尖锐刻薄,可对面的男人,却无动于衷,好像铜墙铁壁之身完全不受影响。

冯雪静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无用了,转而言归正传,“说吧,你这么大费周章地把我叫出来,有什么事?”

“不急,先点餐吧,这里的法餐很不错。”赵林朗说着,绅士地将一份菜单递过来。

冯雪静原本想说不用,可转念一想,来都来了,她反正是要吃午餐的——于是接过菜单。

打开菜单看了看,她别有深意地一笑,瞥了眼对面的男人:“不介意我点贵的吧?”

赵林朗也笑了,“难道一顿饭还能把我吃破产?”

既然他这么说,那冯雪静也不客气了,专门挑最贵的点,光那一瓶红酒就几万了。

想法有点幼稚——花他几万块,也能让他少一点资金去收购霍氏了。

“你这几天有没有跟若宁联系过?”果然,上餐之后,赵林朗才道明这顿饭的用意。

冯雪静享受着美食,淡淡地道:“联系过啊!”

男人正在低头切牛排,闻言,动作一顿,眼眸微抬,“联系过?她的电话不是打不通么?”

“她换了新手机。”

“号码呢?”

见他这么急切,冯雪静垂放着手里的刀叉,抬起头看着他,笑了笑:“你想干什么?你害得她还不够惨吗?她现在被霍凌霄软禁起来了,出门都有两个保镖跟着,跟看犯人似得,你还想害她?”

赵林朗听得眉头紧蹙,“霍凌霄这样对她?”

“那不然呢?亲眼抓到你们俩在一起,放着哪个男人能受得了?”

男人没再说话,沉默了片刻,突然又道:“把她电话号码给我。”

“不给,我不能让你继续祸害她,她跟霍凌霄在一起挺幸福的,一家三口和乐融融。”

“可是,她根本不爱那个男人!她是被迫困在那个地方!”赵林朗动怒了,沉声喝道。

“那跟着你又如何?你能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吗?谁能保证你会不会下次又遇到一个身价更好的女人,再把她甩了?她还傻乎乎地伤心难过,想着如何留一点关于你的念想,去干那种匪夷所思的蠢事!”

男人眸光幽暗,淡声:“不会了。”

“不会?”冯雪静冷嗤了句,“呵——谁信呢?毕竟已经有过前科了。”

赵林朗面色寡冷,沉默下来,一时没再说话。

冯雪静一边说话一边吃饭,明显动作加快,等最后一口鹅肝吞下去,最后一口红酒喝完,她才不紧不慢地拾起搭在腿上的餐巾,优雅地抹了抹嘴。

“谢谢赵先生的大餐,可惜你的忙我无法帮上。公司还有事,我得走了。”她不紧不慢地说完,站起身,挽起包包。

然而,没想到的是,经过男人身侧时,包包的链条突然被他拽了住。

冯雪静吃了一惊,蓦然回头:“你干什么!”

声音有点大,惊得周围客人都扭头看过来,她不想丢人现眼,只好压低声:“赵林朗你要干什么!”

男人不理会,只是一把抢了她的包包,动作飞快地打开,取出手机来。

一看手机需要指纹解锁,他又冷着脸动作凌厉地把她的手拽过来,按在指纹解锁处。

“喂!赵林朗!你太过分了!这是我的手机!”冯雪静真是无语了,她想到了这家伙要动强,可没想到他嚣张到在这种大庭广众的地方!

她本来就是在演戏,断然不可能真得放声控诉,手机被他解锁之后,她索性回到原位坐下,一边“象征性”地跟他抢夺手机,一边气急败坏地低喝:“你把手机还我!你太过分了!”

一通翻找,终于在通讯录里找到方若宁的词条,点开看了看,下面的确有两个号码。

取出自己的手机,拍照,而后再把冯雪静的手机扔回去。

“抱歉,冯大小姐。”

“赵林朗,你太过分了!”

男人挑了挑眉,“我也是为了若宁。”

“你这是在害她!”

“随便你怎么说。”

得到了方若宁的联系方式,赵林朗便抬手招来服务生,准备埋单了。

冯雪静咬牙愤愤地看着他,气愤地甩袖而去。

刚走出餐厅,她便给方若宁打了电话,那边很快接通:“喂,小静。”

“赵林朗主动约我,强行要去了你的电话号码,你做好准备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电话挂断,方若宁心里忍不住砰砰直跳。

现在,她是既盼着赵林朗联系她,可又害怕赵林朗联系她。

之前的手机不在了,新手机又没有李权的跟踪器,她虽然重新弄到了李权的联系方式,可现在想要单独跟他见面怕也难,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