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93_a2072

因为喝了不少白酒,然后今天又特别累,我便晕乎乎的睡着了。

不知道多久了之后,感觉有人坐在了我的身旁然后趴在了我的身上,然后车开了。

晕沉沉的睡着。

然后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口渴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酒店里面,外面好像天亮了?

在床头拿了两瓶纯净水喝着。

喝掉了一瓶半,然后回来继续睡觉,只觉得身边有一个女孩子,然后就抱着,继续睡了。

等到又醒来的时候,外面的大太阳,让我知道,应该是中午的时候了。

我看了看身边,是黑珍珠。

我闭了眼睛一会儿,再看看她,果然是黑珍珠,一伸手进去,呵呵,身没有衣服。

这里是黑珍珠的房间。

昨晚到底怎么回来这里的,不知道。

反正现在两人都没有穿衣服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,也都不知道。

清纯小妹头戴波点发箍清新可人美照

头还晕,还疼。

因为我坐了起来,弄醒了黑珍珠,她也醒了,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。

我问道:“昨晚我们怎么来这里的。”

她说不知道。

我们都没有穿衣服。

我说道:“我们昨晚做了什么。我可没有强迫你啊。”

她闭上了眼睛。

没有睡着,只是休息。

一会儿后,她说道:“我记得我给你洗澡。”

我说道:“这真的假的?”

她说是。

我闻了闻自己,身上没有烟酒味,还有头发,还有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。

看来,好像真的是她给我洗的澡的。

我说道:“谢谢。可是我们这样子的话,你不会让我对你负责吧。”

黑珍珠伸手过来就掐我的腿,疼得我尖叫一声。

我说道:“我是说我们昨晚没有干成什么事吧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你那个样子,还能干吗。”

的确,我昨晚喝醉的死狗一样的那个样子,还能干得了吗。

我说道:“那白酒真的要人命啊,五十几度这么喝,死人啊。那你昨晚怎么出来的?”

黑珍珠说道:“走出来。”

我说道:“那个啥黄总的没拉着你吗。我以为你会陪着她去干嘛干嘛了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他能拉我去吗。”

我说道:“那昨晚我去叫你出来,你没理我,让他骂我,你啥意思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走不走难道我没有分寸?”

我说道:“行吧,你有分寸,你有分寸还喝成这个样子,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比你清醒。”

我说道:“是,比我清醒。还好,是和我回来的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和你回来才危险。”

我说道:“对,那你咋不跟他走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我不能得罪他。”

我说道:“所以如果他要你陪他睡,你就要睡。”

黑珍珠不耐烦了,说道:“说了我有分寸。”

我说道:“好吧,你有分寸,那就好了。那昨晚你被他牵着手,捏来捏去的呢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你吃醋吗。”

这句话,像在学我说话。

我平时总是对她说,你吃醋吗。

我说道:“我要吃醋的话,麻烦你也找一个帅一点的对象让我吃醋好吗。”

说起来也搞笑,两人都没穿衣服的,睡了一夜后,相安无事,起来先吵架,没想着其他。

不过,我们两个昨晚就真的这么相安无事一夜吗?

不管如何,不管喝到什么程度,一个女孩子,把男的带回自己的住所,这说明什么。

而且还给我洗澡,她给了我趁火打劫的机会,我居然还不趁火打劫,我也是服了自己了,昨晚她喝的比我多,那我居然喝得比她还醉啊,如果不是因为太醉了,醉到自己都洗不了澡了的话,那我肯定是趁火打劫了。

我问道:“你干嘛给我洗澡的啊,是不是想趁火打劫了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来我这里的,我洗澡出来,就看到你躺这里,我把你拉去洗了澡。我是可怜你。”

我说道:“呵呵,想把我洗干净了吃掉,是吧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毛病。”

我钻进了被子里,说道:“尽管吃吧,不要因为我帅,可爱而怜香惜玉啊。”

黑珍珠直接踢了我一脚,不让我靠近,说道:“滚远点。

像我脸皮这么厚的人,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小挫折而退缩。

我恬不知耻的伸手过去:“昨晚你抱了我,还给我洗澡,吃我豆腐,不行,我要吃回来,不然我亏了。”

我马上抱着了她。

黑珍珠一肘子打过来,我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她说道:“不放开是吗。”

我知道她又要动刀动枪,这一点,和贺芷灵挺像的。

没办法,女人要的是一种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感觉,而不是这么没有气氛直接跨越那一步到达终点,她们想要的是男人一点点的一步一步的得到她们,同时她们也在说服着她们自己,也不想让男人觉得她们是个簜妇。

所以当我逼得太急,直接想要跨越到那一步的时候,没办法的她们只能亮出刀枪,阻止我这么做。

谁让我自己,有机会的时候不上,算了,不是不上,而是上不了,等到机会错过了,再去强行攻陷,可就难了。

好吧,这时候应该说几句甜言蜜语的,不过看起来,也是没戏了。

我说道:“我放开,我放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