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0_a2066

“你们是要回靖阳么?”叶青枫拧着眉问。

“不一定,以前当官虽然对开铺有利,但我们也困在一处不能随意走动,如今不当官了,天大地大就随我们走了。”

叶青凰并未立刻说他们要如何,但这话也不难理解,以后他们要去的地方多了,就算不回靖阳,也有的是地方可去。

“铭儿他们在这里读书,也要走么?”叶青枫立刻又问。

他自然不会管叶子皓接下来要去哪里,他也管不了,因而,既然叶子皓决定离开,他要考虑的当然也就是最现实的问题。

他搬来这里并不是为投靠堂弟,而是为了和铭儿团聚,一家人都能生活在一起,糕饼生意好是顺带的福利。

不然他们在镇上开那间铺子也能赚些钱了,只是铭儿那么小就离开了爹娘离开了家乡,一家人常年不在一处太可怜。

“他们还能读完下个月,在那之前我们必然要有个落脚处,再接他们过去读书,这之前,让他们住客栈就好,到时在云来客栈包一座小院。”

叶青凰又拧了拧眉,他们随时可以离开,但其他人读书确实不方便这么快又搬。

许家私塾的束修不低,他们人多,还有一个半月也就是半季时间可以在那里读书。

他们一季束修是二十五两,半季就是十二两五钱,何况他们这么多人,总数可不是小数目了。

“到时候我们应该也会确定在哪里住下了,再把他们接过去,找好私塾,或是皓哥自己来教。”

娇嫩美女清纯室内甜美写真 晶莹白皙皮肤尽显唯美魅力

叶青凰虽然不确定以后的路怎么走,但对小的们读书的事却是没有迟疑,不管是去塾里还是在家里,都要他们盯着,让叶子皓从中督导。

叶状元家中子弟,将来就算不入仕,读书也不能落于人后,这也是她先前希望做到的事情。

叶子皓就算辞官成布衣白身,也要继续名扬天下,让天下士子以他为表率,让朝廷那些人不敢落井下石。

也让皇上明白,一时不计后果去宠后妃,损失的是什么。

臣子和妃子,皇上选了妃子。

权势和妻儿,叶子皓选了妻儿。

这都是选择,后果也就是自己承担。

说完小的们读书的事,叶青凰看向站在一旁的人,叶青柏正和爹、二叔、外公、舅舅他们说着外面的情况。

原来他们晚一点回到府里,却是看到外面已经快打起来了,不过都是扬言要对陈家动手的人,而更多的则是“陈家滚出青华州”的愤怒呐喊。

只不过十二捕头见叶大人离开之后场面有点要乱的迹象,便又叫了许多捕快和衙差出来帮忙,在附近巡逻的府兵也来了不少。

若非如此,那些被搅动情绪的围观百姓们,可就不只是嘴上愤怒了,会真的将陈家主和陈月华父女痛打一顿的。

而陈家主也知此时不宜硬杠,便拉住了正要去驿馆安置的宣旨公公和礼部员外郎齐大人,恳求他们先救陈月华。

既然叶子皓已经不是城守了,这里最大的官和最不能得罪的人,便是这两位了。

齐大人便请杨大人说情,谁知杨大人根本不愿意揽事儿,却是与其他主簿们商量了一下,再去请示叶大人。

就算叶子皓当场辞官,这不是还没有新城守来么,何况人是他要拘的,当然解铃还需系铃人。

叶子皓这时已在衙门中与书吏交代交接事宜,听后冷笑一声。

“不下大牢可以,陈家人必须立刻离开府城,只要本大人一天呆在府城,就不许陈家人在府城胡作非为,尤其是这个不知所谓的陈氏女!”

众人惊讶地看着叶子皓,这位大人的洁癖已经到了不与讨厌的人同城而居的地步了啊。

也对,大人好好的四品城守做着,几乎可以预见功成名就的将来,说不定还能提携他们一二,毕竟他们早就站了队,跟随了他这么久,办差也很努力。

而今这一切就因陈家鸡飞蛋打了,不但煞风景,还搅坏了他们的前途。

正因不满陈家所为,他们刚才也就无丝毫客气,只希望不管城守谁来做,都不要让陈家得逞,不然他们也嫌膈应。

于是,当司兵主簿刘大人和司刑主簿岳大人跑出去传达叶子皓意见时,齐大人和宣旨太监都黑了脸色,觉得这叶大人真是任性。

然而百姓们却都欢呼起来,说要帮着叶青天执行这道命令,亲眼看着陈家出城。

刘大人写了手令让人传去四门守城卫,四门守城卫将领虽然知道今天城里有些热闹,但他们职责所在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因而当这道手令传来时也是大吃一惊,好在陈家只是商家,叶大人到底还做不做这城守也没人知道,自然也就默认遵守了。

这事儿叶青柏只说得到头一半,后来他和叶青枫进了府也就不知道了,而外面的事情仍然在群情汹涌中发生着。

叶子皓的命令刚刚传出去。

宣旨太监瞧着百姓们那恨不能亲自押着陈家人出城的态度,也知道陈家引起公愤了,他只是一个太监,在宫里、在御前有头脸,但在这地方上也不敢太过强硬,以免惹火烧身。

若到时真的引起民乱,皇上追究下来说不定也会被牵连,只是陈家到底是陈嫔的娘家,他也不能装聋作哑。

宣旨太监与礼部齐大人相视一眼,没有立刻与群情激奋的百姓对抗,而是匆匆去了驿馆,不久,就有驿马匆匆出城,直奔京城。

宣旨太监在宫里也是见过世面的,因而在觉得无力处理这边事宜时,也就不作无谓之争了。

他一边留下叶子皓不让出城、一边八百里加急往京城送信向皇上禀报这边的事情。

叶子皓只是不许陈家人进府城,可没说要离开青华州,这么做其实也是间接保护了陈家人,不然百姓喊的可是让陈家滚出青华州。

真闹事起来,万一有不长眼的二愣子伤了陈家人,到时冲突见血怕是难免了。

因陈家主扶了自家女儿在捕头、捕快们的监督下离开城守府衙,百姓们虽一路嚷骂着跟随,到也没人敢真的动手。

毕竟除了衙门的人,还有府兵执枪矛相随维持秩序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