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8_a2054

   “江贤弟,时安把药拿回来了,看这样吃行吗?”

   刚把自己泡到浴桶里的苏言,听到这话,眼看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……

   “江贤弟!”

   宁晔推门进来,看到泡在水桶里,只露一个头的苏言,带着歉意道,“抱歉,打搅小兄弟沐浴了。”嘴上这样说着,却一点出去的意思都没有,反而又向前走了两步,将手里的药方递给苏言,“看这药方可行?”

   苏言听了,看看宁晔,对着宁晔伸出手。

   水雾缭绕中,宁晔看着那只毛发旺盛的胳膊朝着他伸来,眉头几不可见的挑了挑。

   苏言拿过宁晔手里的药方,看着上面的药名,神色认真又无比平静。

   少时,开口,“不瞒宁大哥,这药方,我除了看出上面两味药挺贵的,其他连药性都不清楚。”苏言说着,将手里的药方递回去,“其实,我就是一赤脚大夫,也就会看个风寒咳嗽而已。所以,对宁大哥的药方实不敢多参与意见。”

   “江贤弟过谦了。”

   “不是过谦,是事实。”苏言往身上撩了撩水,看水雾更浓,顺便拂去滑落肩头的头发,看着宁晔道,“宁大哥要一起洗吗?”

   苏言这问话出,屋内静了一下。少顷,宁晔温润的声音才再次响起,“还是江贤弟先洗吧!我随后再洗。”说完,对着她笑笑,转身走了出去,并贴心的给苏言将门关了个严实。

   看着关上的门,苏言不再靠在浴桶壁上,身子往后挪了挪,低头,扫一眼自己高耸的胸部,看着自己身上被烘的发红的肌肤,眸色凉凉。

   清纯美女空气刘海如梦似幻唯美写真

   本刚好的水温,因宁晔的闯入,又加了热水,水烫的肌肤隐隐作痛,但却生出足够的水雾。升起的大量水雾,闷热不透风的空间,让她胳膊上那人造的毛发不至于穿帮,也会让本就哮喘发作的宁晔感到不适。

   为掩盖女儿身,苏言不吝让自己受点罪。只是,这个宁晔看来确实不是一个君子。

   从嘴上客套着,却一点不客气的住到她家里来。到现在,不经同意,径直闯到洗浴间。种种行径都可肯定,这位貌似彬彬有礼的贵公子是个伪君子!

   他住进来和闯进来,定然都有目的。

   只是,他意欲为何呢?苏言一时猜不出来。不过,十有八九是不怀好意就是了。

   心存善意的人,一般都不吝释放自己的善良和好意。只有心怀鬼胎的人,才会遮遮掩掩躲躲藏藏。

   理智认定宁晔绝非什么善人。可心里,对他却一点不排斥,甚至隐隐还有些欢喜。

   那不时窜起的悸动,让苏言十分怀疑,原主与宁晔是不是有奸情?不然,难道是她发情了?

   不可能!

   她就算是荷尔蒙激素上升,也不会对着一个刚见一面的人就骚动。

   苏言洗着澡,脑子转个不停。

   另一边,宁晔从洗浴间出来,走到外面的摇椅上重新躺下,拿过时峰手里的药放入口中,缓解胸口的不畅。“大爷,您好些了吗?”

   好些了吗?

   不是太好!想到刚才那只毛发旺盛的胳膊,宁晔感到嗓子眼的药丸有些噎得慌。

   难道他猜错了吗?

   “宁大叔,时峰大叔,们吃西瓜!”呆呆将切好的西瓜端来,放在桌上道。

   “多谢!”时峰对着呆呆道谢,却没拿那西瓜。

   宁晔抬眸,看着纵然一身粗布衣也难掩眉眼精致的呆呆,微微一笑,刚才的自我怀疑,消散了。

   拿起呆呆端过来的西瓜,咬一口,“嗯,真甜。可惜我身体不适不能多吃。”

   “那就少吃些!”呆呆说完,端着西瓜朝堂屋走去。

   看着呆呆那小小的身影,宁晔嘴角扬了扬,“这娃子真讨人喜欢。”

   时峰听了,不由的朝呆呆望了望,讨人喜欢吗?可他咋感觉,这娃子好似不待见他们呢?

   每次盯着他们看的眼神,都透着打量,就像官员看嫌犯似的,带着怀疑与探究。

   不过,大爷的行径,也确实有一些让人不理解的地方。

   想着,时峰看看闭目眼神的宁晔,轻步退开,走进厨房。

   看着正在厨房烧水忙活的时安,走过去,低声道,“时安,刚才都看到了吧?”

   时安点头,“看到了。”

   “怎么想?”

   时安瞅瞅院子里的宁晔,然后用他绝对听不到声音,对着时峰低语道,“我在想,大爷是不是看上江大了?”

   时峰:……

   “,怎么能这么想?”

   “看,大爷明明都看出来人家不欢迎了,却还是强势住了进来。接着,就拿着一张平日吃惯的药方,找借口闯到了洗浴间。这已不是别有居心,分明就是起了色心!”

   别有居心的人,最多是算计人。而大爷这闯洗浴间,定是奔着看光人家去的。所以,这就是妥妥的起了色心没错。

   看时安说的煞有其事,时峰绷着脸皮道,“可,可江大他是一男的。大爷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 “想想侯爷!”

   提及宁侯,时峰面皮抖了抖。

   时安肃穆道,“虽然一直以来,大爷和侯爷好似都没有什么共同之处。可是,他们终究是亲兄弟,骨子里的东西是难改变的。”

   所以,宁侯既能把调戏男子当家常便饭。那,大爷看上男子好像也就没啥不正常了。

   听时安说的头头是道,时峰肝儿都颤了。

 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 时安看看宁晔,叹了口气,“还是先写信禀明了老夫人再说吧!”

   大爷的终身大事,是老夫人最挂牵的。老夫人曾经说过,不管是男的,还是女的,让大爷都给她娶一个回来。

   现在,大爷可能真看上了一个男人,还是一个带着娃儿的男人。不知道老夫人会是咋想?所以,写信回去问问很有必要。

   京城

   宁老夫人看着手里的信函,脸色几经变幻,沉默良久,转头对着王嬷嬷道,“去请侯爷过来一趟。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老夫人请,宁脩很快到。

   对着宁老夫人,依旧是那副孝子贤孙,分外乖顺的模样,“祖母,今儿个怎么有心情传孙儿过来了?”

   看着满身贵气,又过分好看的孙子,宁老夫人习惯性的有些心塞。

   有一个长的倾国倾城的孙子是啥感觉?答:经常噩梦,在梦里挨祖宗的骂。

   宁家祖上规矩最重,也最是古板。

   连对人的长相都是只喜那些张的规规矩矩的,最厌那些长的妖里妖气的。

   但凡是那些长的妖艳又过分好看的,在他们嘴里一律是妖姬,是祸水。结果,现在自家出了一个。

   无论是性格,还是长相,都是反祖宗那一类的。

   “祖母,您老盯着孙儿看甚?是不是又有人来向孙儿提亲了?”

   “娶媳妇儿还不到时候。现在……”宁老夫人将手里的信放在宁脩跟前,对着他道,“现在,大哥有心仪的人了,亲自去一趟,将大哥和大嫂一并接回来。”

   闻言,宁脩挑眉,宁晔有心仪的人了?这还真有些意外。

   他还以为宁晔早已四大皆空,六根已净。他都已准备好给他盖庙堂,只待他进去当住持修仙了,没想到他竟然动了凡心,实在令人意想不到。

   宁脩意外着,看着手里的信,当看到……

   【老夫人,大爷似看中了一男子。】

   看到这一句,宁脩抬眸看向宁老夫人,“祖母,这大嫂……是一男子?”

   “嗯!”宁老夫人没什么表情道,“所以,如果不想喊大嫂,喊哥也行。”

   宁脩听了,勾了勾嘴角,“看来祖母对大哥的媳妇儿很满意。如此,我倒是要看看他长的啥模样!”

   “长啥模样跟都没关系!抽空把人接回来就行。”

   “孙儿遵命!”